东宁要塞,一本沉重的教科书
日期:2015-07-27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51
     

那是一个盛夏,我们一行五人,从黑龙江绥芬河出发,驱车前往位于牡丹江市的东宁县东宁要塞。

行程约两个多小时,我们在要塞停车场下车,穿过茂密树林,踩着人行小路,临近山脚拾阶而上,攀行至300余米,因石阶陡立中途又休息两次,方到达山腰“东宁要塞”口部。“东宁要塞”四个大字,悬刻在要塞口部上端岩石上,醒目冷峻,深深地定格于那段历史的空间。洞口里喷出一股股凉气,像雾状飘飘忽忽,立时一种阴森恐怖之感扑面而来,袭凉我们的身心。

东宁要塞,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略者用于进攻和防御前苏联而构筑的亚洲最大、沿线最长的一处军事要塞,被称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

所谓要塞,其实是个暗堡隧道,全部由钢筋混凝土构筑。它处在极其神秘的隐蔽状态,隐藏在密山丛林深处。洞内设野战阵地45处、战备工事400多处、弹药库84个,还有反坦克壕等多种设施。

我们走进暗堡的隧道中,便像进入了一座难以辨认的迷宫。阴森森、冷嗖嗖的,又似置身于冷库之中。一条条高1.8米、宽1.5米的隧道纵横交错、上下连通,最深处距地表15米。隧道中建有指挥所、医疗所、无线电室、汽车库房、升降井、排水沟、蓄水沟、暖气管道、贮备仓库、弹药库、电机房、兵舍、火力发射点、防毒气的双层隔离门等。一路走来,让人毛骨悚然,触目惊心。

有记录记载,在修建要塞时,日军从山东、河北、吉林等地用欺骗手段招募劳工,还有一些是中国战俘,前前后后共有17万名中国劳工参加了东宁要塞的修建。劳工和战俘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每天都有十几人甚至几十人死于非命,有的还被日军残酷地杀害。 

当年,日本侵占东北后为下一步进攻苏联做准备,在中苏边境修筑了17处秘密军事堡垒。东宁要塞北起绥阳镇北阎王殿,南至甘河子,正面宽110多公里,纵深达50多公里。目前发现的地下要塞有勋山、朝日山、胜洪山、母鹿山、麻达山、三角山、甘河子、阎王殿等处。为使地上、地下军事设施和后勤保障设施连为一体,日军还修筑了大量的公路和森林铁路。在边境的万山丛中,通向各军事要塞的军用公路密如蛛网,总长约1170公里。

东宁要塞,是日军在亚洲所建的最大筑垒地。当时驻东宁的关东军兵种齐全,编有步兵、骑兵、坦克兵、装甲兵、通信兵、航空兵、地炮兵、高炮兵、汽车兵、卫生兵、舟桥兵等,驻地还设有陆军医院、军马医院、被服厂、兵工厂等,并屯兵3个师团、一个“国境”守备队,人数多达13万人之众。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也是在东宁要塞结束的最后一枪。194589日零时,苏联红军在大炮、坦克、飞机的支援下,分三路对东宁要塞进攻,战斗持续了7天之久。但由于要塞通讯全部中断,据守的日军并不知道815日天皇宣布投降的诏书,还在洞内顽固抵抗。久攻不下的苏军,便用飞机从牡丹江将日军第三军后勤参谋河野贞夫中佐运来,向洞里的日军传达天皇的投降诏书并促其投降。

我们从阴森的要塞里走出来,洞外面的阳光明媚灿烂。虽然身心感到无限的温暖,可再强烈的阳光,却怎么也融不化结在我们心里的寒冰。

顺着洞前小道,我们再往前行走,路的尽头便是日本人的狼狗圈。眼前的狼狗圈,看上去只留下残石断壁,是一个半地下结构的山洞,足有300平方米大小。当年修要塞的劳工生了病,往往还没死就被喂了狼狗。狼狗圈装满了劳工的血泪,盛满了侵略者的罪行。

走出要塞,我们又来到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前。纪念碑前有数个花圈摆放在那里,挽联上写着俄罗斯友人的名字。于是,我们一行人聚在一起,排着队在纪念碑前留影纪念。

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转眼一晃,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了。眼前静静藏于大山腹中的东宁要塞,70年前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烈焰升腾、炮弹呼啸的最后战场。虽然昨天的硝烟早已散尽,岁月的风雨把当年的血迹冲刷无痕,那片曾为焦土的大山也早已被郁郁葱葱的森林所覆盖,但在我们国人的心中,却永远也抹不掉那段民族灾难的历史记忆。 

今天,我们游东宁要塞,与游三山五岳的心情截然不同。这个记载着民族耻辱、深深楔入中国土地的战争废墟,堆垒着太多人性恶的恐怖与残酷。与南京大屠杀相比,东宁要塞又有着不同的意义。如果说南京大屠杀体现出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毫无人性,那么东宁要塞则暴露出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狼子野心。“东宁要塞”,一本沉重的教科书。(作者 赵富 来源:中国建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