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东宁要塞 二战在这里画上句号
日期:2015-07-27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46
     

东宁要塞博物馆外景 李国辉 摄

“东方马其诺防线”

东宁要塞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边陲,地处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交汇地带。这里与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接壤,距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克(海参崴)153公里,距滨海边疆区最大的列车编组站和重工业基地乌苏里斯克55公里。

1931年,日本发动“9·18”事变。东宁县,恰恰是东北最后沦陷的地区,1933年才被日军占领。

东宁要塞群,是由国境线、公路线和自然形成的峡谷线构成的三位一体的军事要冲,与俄罗斯仅一山一水之隔,山势险要,地势开阔,隐蔽性强,形成了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据二战史学家王宗仁从日军部队志获取的资料显示,193451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下达了《关作第589号命令》,确定在中苏、中蒙边境沿线实施“筑城工程”。东宁要塞是关东军的重点工程,耗资数亿元,征用大量劳工,共用时12年(1934年—1945年)分为三期实施。

在宽110多公里的东宁土地上,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修筑了十多处筑垒,构成了东宁要塞群,是当时关东军规模最大、构筑最齐全、可容纳兵力最多的军事要塞。该要塞群由胜洪山要塞、勋山要塞、嘛达山要塞、三角山要塞等十多个要塞组成,最多时曾驻扎超过13万日军,日本关东军称之为“东满永久要塞”。

日本曾一度试图与德国法西斯东西夹击苏联,东宁要塞变成了进攻苏联的桥头堡。在当时,东宁要塞比芬兰的“曼纳海姆防线”地幅更大,防御更为坚固,有“东方马其诺防线”之称。

这里打响苏联远东战役第一枪

讲起这段历史,东宁要塞博物馆的研究员,中国二战历史研究会会员王宗仁仍激动不已。

王宗仁是土生土长的东宁人,1956年出生的他18岁就离开了东宁。早在十几年前,作为二战史学家的王宗仁,为了还原关东军在东北(包括东宁)的兴亡和在二战期间犯下的滔天罪恶,就查阅了各国众多的军事战史等书籍、资料,实地走访了当年的幸存者近百人。如今,这些人大多已是耄耋之年,很多已经不在人世。

2013年,王宗仁应邀回到了阔别近40年的家乡,在东宁要塞博物馆做研究。“主要是研究东宁要塞在二战中的历史地位和价值。”王宗仁说。

“在远东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正是爆发在日军经营多年的包括东宁要塞在内的边境要塞区。”王宗仁称,尽管在苏军发动攻击时,部分关东军精锐被抽走支援太平洋战场,驻守东宁要塞群的日军缺口较大,但苏日仍在东宁展开了惨烈的拉锯战。

194588日的深夜,几个小时前,苏联正式向日本宣战。2330分,苏军先遣支队和部分抗联队员(在苏联整训的国际第八十八旅)在暴雨的掩护下一起潜伏到敌前沿阵地,在行至东宁县三岔口附近一带时,与日本关东军第1国境守备队发生了交火,正式打响了苏联远东战役的第一枪。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战场

88日晚到89日凌晨,遭到炮击的嘛达山要塞守敌完全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固守嘛达山要塞及附近阵地的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32旅团一部遭到炮击之后进入地下工事,企图与苏军顽抗。

直到811日,苏军以坦克为先导,对嘛达山要塞和仍在负隅顽抗的数千日军发起攻势,并进行了强有力的炮火攻击,遭到了日军的殊死抵抗。300多名关东军身上系满炸药包和手雷,组成了陆地上的“神风特攻队”,在几次阵地战时,扑向苏军的进攻阵营。

13日下午,苟延残喘的关东军仍然展现了嗜血残忍的一面,在苏军派出使者到地下工事要求日军缴械投降时,洞内日军竟将其舌头割破、额部上刻了一个五角星,十个手指剁掉了九个,只留有一个右手大拇指,以此向苏军叫嚣。

负隅顽抗的日军残忍的做法激起了苏军的极大愤恨,见敌人顽固不化、失去劝降意义,苏军随即用汽油从16米深的天井灌入地下。当日下午,除29名日军逃出洞口被俘外,其余1000余人全部因汽油燃烧致死。

远东战役是苏军在东宁地区最先实施突然袭击,本应最早结束战斗,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嘛达山地下要塞被攻破后,部分关东军仍留在外围的勋山、胜洪山等要塞里凭险死守。

8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这些残余日军因通讯问题并未得到通知,还在负隅顽抗,甚至苏联派去的使者和劝降则被当作是“诡计”。关东军混成旅第132旅团第783大队在战斗日记里详细记录了这一点。

经轰炸多次,战争僵局一直持续到826日,苏军下令被俘的关东军中佐河野贞夫前往胜洪山要塞,向日军传达了天皇的投降诏书,901名日军才完全放弃抵抗,拖着105具尸体走出仍然坚固的胜洪山要塞,缴械投降。而直到830日,东宁地区的残敌才全部肃清。

至此,二战才最终在东宁要塞画上了句号。 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刘希 冯婷婷 来源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