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最后的战场——东宁之战述论
日期:2015-07-28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42
     

内容提要:远东战役东宁之战是苏军突入东宁,歼灭日本关东军国境一线守敌的一次战略性进攻战役。此次作战是东北抗联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配合苏第25集团军对侵华日军的最后一战 ,驱逐盘踞在东宁地区日本关东军,在20多天时间里歼敌2万余人,至8月底歼灭了最后的关东军。东宁由此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战场。

关 键 词:苏军远东战役 东宁之战 关东军 最后一战

远东战役中的东宁之战是苏联出兵中国东北东南部,歼灭日本关东军一线守敌的一次战略性进攻战役。是役,苏军以第25集团军在东宁正面宽285公里的战线上实施快速攻击,随向纵深推进,歼敌2万余人,加速了日本关东军的败亡。该集团军攻击范围是驻守中国东北东南部和朝鲜北部的日本关东军,维护了苏联远东地区之安全。苏军集中大量坦克和机械化兵团从东宁迅猛突破,实施南北夹击,在20多天时间,歼灭了盘踞在东宁国境一线之敌。

驻守在东宁地区的日本关东军依托地下工事负隅顽抗,一直持续到8月30日才全部缴械。因此,东宁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今天,它对于中俄两国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东宁要塞之背景

1、战略地位:东宁位于黑龙江省东南边陲,地处中国、俄罗斯交汇地带,国境线长179公里(其中水界99公里,陆界80公里) ,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距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153公里,距滨海边疆区最大的列车编组站和重工业基地乌苏里斯克55公里。东宁是东方国家从陆地通往欧洲的门户。

东宁要塞是由国境线、铁路线和自然形成的峡谷线构成的三线一体的军事要冲。从阎王殿至甘河子正面宽110公里,纵深50公里,散布着日本关东军的筑垒地域,除各抵抗枢纽支撑筑垒地域外,不设防地带多为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形成了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是兵家必争之地,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2、战略企图:符拉迪沃斯托克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终点,苏军太平洋海军舰队司令部驻地,被誉为苏联东方的海上大门。东面与日本隔海相望,北面与哈巴罗夫斯克边区为邻,西面和南面分别与中国、朝鲜接壤,从北到南距离为900公里。苏联的滨海边疆区既是太平洋的门户,又是西伯利亚大铁路与乌苏里斯克铁路交汇点,因此被日本关东军视为对苏联前哨阵地最理想的战略要地和进攻方向。日本关东军一旦发起攻击,扼制乌苏里斯克铁路的咽喉,也就切断了滨海边疆区与阿穆尔州的联系,可随时摧毁苏军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空军战略基地,解除对日本本土的空袭能力,进而达到占领苏联远东之目的。

3、要塞工事:193451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下达了《关作第589号命令》 ,确定在中苏、中蒙边境沿线实施“筑城工程”。东宁要塞是关东军参谋长通告《关参--发布第1153号》 重点工程。耗资数亿元,征用大量劳工,共用时十二年(1934--1945)分为三期实施。东宁要塞始建于19346月,在正面宽110多公里的地域上修筑了十多处筑垒构成了------东宁要塞群。日本关东军将东宁要塞群体系称之为“东满永久要塞”,并将其命名为“第一国境守备队”,号称的“东方马其诺防线”。

东宁要塞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中苏、中蒙边境修筑的17处庞大的军事筑垒中最大的一处。在每处筑垒的地上地下工事构成了三角形作战区域,它是由点式变为线式,由线式变为面式,把各个支撑点连为一体的强有力火力网,成梯次排列大量军事设施,构筑野战阵地45处,永久工事400多个,野战弹药库84座,还挖掘了多道反坦克壕。此外,还有永备火力发射点402处,土木质火力发射点511处,指挥所和观察所111处,永久性掩蔽部100处,钢帽堡4处,火炮发射阵地79处,永备地下军火库79座,露天军火仓库235座,野战飞机场10个(其中着落场4个) ,形成了一个立体交叉的防御体系。

4、军事部署:1934年—1939年,日军在约60多公里区域内建立了三线部署的大型军事基地:作战区——保障区——支援区。第一线为作战区:即依托国境沿线一系列筑垒阵地,用于进攻和掩护后续部队机动作战;第二线为保障区:即用于后勤补给和策划军事行动,集结与分散。在区域内修筑公路1100多公里和400多公里铁路,修筑铁路桥梁100多座,用公路连接左翼第二国境守备阵地(绥芬河),右翼连接第九国境守备阵地(五家子),西线铁路连接中东铁路,东线铁路连接图们,形成了前后支援的保障体系;第三线为支援区:即日本开拓团强占农民耕地,用于补充兵员和安置退役军人就业。协同伪政府控制东北人民反“满”抗日,支持军部的侵略政策,实施所谓的“北边振兴”计划。将筑垒阵地与“北边振兴”计划形成攻防之势。

19331月—19458月,日本关东军在东宁地区先后驻扎野战第10师团第8旅团(驻三岔口),第3师团东宁支部(联队编制,驻沟玉山),野战第8师团(驻绥阳),野战第12师团(驻新城沟),混成第132旅团(驻缸窑沟),战车第35联队(驻万鹿沟),航空第12飞行团(驻万鹿沟),关东军东宁前线防卫司令部统辖全县的国境监视队、国境守备队、宪兵队、警察队。此外还有陆军医院、军马医院等。在仅有3.5万人口的东宁县就驻有日本关东军10万余人。其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装甲兵、卫生兵、通讯兵、舟桥兵、航空兵、炮兵、汽车兵和工程兵等。

二、苏军攻克要塞,打响远东战役第一枪

1、突破边境,奇袭东宁

19458822时(东京时间)许,苏远东第1方面军第25集团军先遣支队越过中苏界河(瑚布图河),埋伏在东宁境地,工兵团随即切断了边境沿线和要塞外围的铁丝网,潜入到敌前沿阵地,后续部队行进至三岔口附近一带时,与日本关东军第1国境守备队发生交火,打响了远东战役第一枪,为远东战役揭开了序幕,东宁由此成为远东战役的爆发点。

89010分,苏第25集团军在东宁正面即苏联境内的波尔塔夫卡突然发起进攻,苏军突破日军防线迂回并封锁东宁至东兴筑垒地域各支撑点,当天深入敌防御纵深1520公里,前出至南天门、大肚川、神洞铁路沿线,对关东军混成第132旅团形成分割、包围态势。苏军以步兵第39军、第17军、第88军和机械化第10军及坦克第72旅、第259旅和209旅,以东南为主要突击方向,经珲春迅速向朝鲜开进,一举歼灭东宁至朝鲜北部的日军。816日终前,苏第25集团军第393师抵达清津,致使与太平洋舰队对抗的日军腹背受敌。17日,前出到关东军第3军的交通线上,切断了关东军第17方面军与海岸的联系。

1945818330分,“日本关东军司令官通过电台通知苏军指挥部,宣布他们准备履行一切投降条款”。

890时刚过,苏军在苏联境内的波尔塔夫卡、扶桑台和戈连基边境阵地向东宁境内的三岔口、高安村和孖褡嘛、郭亮船口要塞发起约30分钟炮击。契斯佳科夫上将指挥的苏第25集团军主攻东宁筑垒地域,其所属部队组建了强大的先遣支队,各先遣支队乘深夜,突然越过国境线,尔后发挥攻坚作用,为主力部队扫清了障碍。

89日午夜时分,雷雨交加,中苏界河水位上涨。为不延误战机,苏第39军第一梯队冒着大雨从法耶夫卡和波尔塔夫卡方向东宁国境线一带发起猛烈攻击,大雨虽然一度妨碍了苏军的行动,但在拂晓前主力已全部越过国境线向敌境深入。据关东军第3军参谋长称:“苏军的进攻竟如此突然,致使军司令部在88日的整个夜间直到8912时前还不能掌握也无法弄到有关边界所发生的事件和部队态势的情报。 ”

据苏军先遣队侦察获悉:1941年以前,各筑垒地域主要是对苏展开进攻集团用的,苏德战场形势急转直下以后,日本大本营虽未放弃进犯苏联远东的念头,但从1943年起还是把筑垒地域改向纵深梯次配置了。工事构筑以正东面最为完备,在那里与滨海边疆地区交界处共修筑了7个筑垒地域。但还不限于此,日本人已经在所有边境居民地设防,建筑物都构筑供射击用的发射孔,许多行政机关和民用住宅也成了独特的要塞。

2、孖褡嘛要塞战斗

81017时起,将第5集团军步兵第17军转归25集团军指挥,11日又将步兵第88军转属第25集团军。812日终前,独立机械化第10军集结于三岔口—带。第25集团军司令契斯佳科夫上将把坦克中将瓦西里耶夫指挥的独立机械化第10军部署在第2梯队,命令第17军和39军分别攻击孖褡嘛要塞和胜哄山要塞。对敌进行迂回包围,实施各个歼灭。

88日晚,遭到炮击的孖褡嘛要塞守敌,完全陷入孤立无援境地,凭借有利地形进行负隅顽抗。固守孖褡嘛要塞及附近阵地的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32旅团一部遭到炮击后进入地下工事,企图与苏军顽抗。

9日拂晓前,关东军第128师团命令独立混成第132旅团:“1.在三岔口北面25公里的要山——三岔口南面约60公里的烧山之间,以分队或半小分队为单位布防。2.在大概占领现有工事一线(罗子沟——大碱厂)阻击正面苏军同时,掩护第3、第5军的侧翼。东宁支队留在已设阵地,阻击苏军一线进攻,主力尽快转移到大碱厂,并与大碱厂的部队(第128师团步兵283联队)合并指挥,组建大碱厂支队,在掩护师团主力左翼的同时,确保穆棱——大碱厂道路畅通。 ”独立混成第132旅团接到命令不久,就完全与128师团失去了联系。第132旅团长鬼武五一少将决定将第783和第786大队的骨干留下,在沿边境线各阵地投入少部分兵力阻击苏军,旅团主力向大碱厂方面转移。在布防完成之后,鬼武五一在郭亮阵地的司令部内,在进行宣誓“为帝国而战” 仪式。之后,与第786大队长驹井庄五郎少佐告别。“鬼武少将离开不久,驹井少佐即命令军官家属和孩子57人 集体在喀谷六防空洞内服药自杀。” 

此时,苏第39军兵分多路分割包围了国境沿线各据点的敌人,进而迫使孤注一掷的要塞守敌缴械投降。

9日,苏歩兵第40师和第105师以坦克旅团为先导,向东宁迟缓前进。在苏军进入东宁县城时,已潜伏3年的常维轩等人和苏军取得了联系,并组织了数千名群众手持红旗将苏军迎进城里,开始配合苏军一面在东宁地区歼灭日伪残余势力,一面向汪清、珲春和朝鲜方面挺进。

811日拂晓,苏军第384师和一个工兵营以坦克为先导,对孖褡嘛要塞发起猛烈攻势,企图一举歼灭被困之敌。在强有力的炮火攻击下,敌第6炮兵中队未来得及发射一枚炮弹就被苏军炮火压制,苏军随即发起冲锋,但遭到顽敌的殊死抵抗。已有准备的关东军出动300人敢死队 ,组成了陆地上的“神风特攻队”,他们身上系满炸药包和手雷,扑入苏军进攻行列,但求同归于尽。日军第一次以酒井组成150人敢死队,冲进苏军行列与苏军进行混战。关东军这种战死一人炸死多人的战术,是苏军在欧洲战场从未遇到过的。冲到阵地前沿的苏军几乎全部牺牲,也有的敢死队员结帮成队地在苏军坦克的必经之途组成游动的反坦克雷场,经过一阵激战,将苏军一度击退到500米以外的开阔地一带,双方伤亡惨重。

苏军随即发起第二次攻势,日第786大队长驹井少佐也随即派出堀尾组成150人的第二批敢死队,再次扑入苏军战斗行列。有些敢死队员还专门钻进苏军指挥官附近与其“壮烈玉碎”,再次将苏军击退 。

苏军在发起进攻前曾判断顽敌阵地永久工事大部已被摧毁,关东军仅凭零星的强固工事,将无法阻挡苏军进攻。

的确如此,苏军于90时发起炮击之后,敌阵地大部永久工事被摧毁,但顽敌在当夜顶着雨很快构筑了应急的工事,修复暂壕和交通壕,而且敌人还改变了进攻战术。但苏军已控制战场主动权,敌人虽继续顽抗,却已成为笼中之鸟。因此,苏军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便开始制定围歼计划,双方暂处于僵持状态。

8125时,苏军从北、西、南(东面是满苏国境线)三个方面发起攻势 。这次进攻日军少有抵抗。苏军摸清日军火力点后,随即加强了炮火密度进行连续炮击。日军受到猛烈炮击后停止了抵抗,被迫转入地下工事,苏军加强火力冒着硝烟发起冲锋占领阵地。

当日下午220分许,苏军正在围剿地下工事内的日军时,突然从三角山隐蔽部向孖褡嘛阵地发起猛烈炮击,此时的苏军防不胜防,又被日军击退,炮击刚刚停止,日军从地下转入地上与苏军重新反复冲杀争夺阵地,双方展开了白刃战,冲在右翼的苏军女兵连几乎全部牺牲了,整个阵地布满了尸体,有的双双倒地刺刀插在对方的胸膛,可以说他们的距离是用尸体丈量的,场面十分凄惨,但关东军却认为场面“十分壮观” 。

关东军在疯狂的绝望中,表现出很强的战斗力,以表达对天皇的效忠,在最高层次上体现了“武士道”精神。日军把战死视为精神上的胜利。苏军打得很吃力,似乎低估了敌人的力量,而日军所谓“玉碎”的决心是完成关东军的最后使命,是想打出个体面的结局。“12日下午3时,苏空军派出第3355轰炸机师协同地面部队作战,共出动108架次依尔—4轰炸机,以12个飞机编队,依次轰炸,一次持续2小时。 ”随后,对三角山和孖褡嘛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对地面军事目标进行毁灭性打击,三角山隐蔽部除飞机突击轰炸外,还派出工兵进行重点爆破,松本中尉以下68人全部战死 。孖褡嘛地面工事被苏军彻底摧毁,道路也中断了,甚至连整个山体都改变了形状,但对隐蔽在地下工事的敌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损失。仍在地下进行顽抗,苏军加强警戒并封锁洞口,把阵地团团围住。此时,敌人元气大伤,无法再坚持战斗下去,在绝望处境中苟延馋喘。

13日下午苏军派使者到地下工事劝降,待使者出来已是遍体鳞伤,敌人把他舌头割破,还在他额部上刻上了一个五角星,除右拇指外,把9个手指都剁掉了,这种残忍的做法更加激起苏军的极大愤恨,接着又命令一名被俘虏的伤兵向洞内喊话,劝地下工事敌人放下武器立即向苏军缴械投降,而这个俘虏喊话说,他不想死在苏军枪口之下,洞内敌人随即开枪将他打死在洞口旁,苏军见敌人顽固不化,已失去劝降意义。苏军将汽油从16米深的天井灌入地下,随即点燃,熊熊大火燃烧起浓浓的烟已无法阻止,一部分顽敌把通道堵塞,当日4时许,只有29人从3号洞口逃出被俘,约1000余人被汽油燃烧的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在孖褡嘛要塞战斗中苏军付出了巨大代价,一位苏军指挥官在牺牲前说,“孖褡嘛要塞,我们终于战胜你了!”。

战后,日本东京战史部对关东军一线筑垒阵地作战给予高度评价,称“改编不久的弱势部队带领新兵面对苏军强势攻击勇敢地投入战斗,无一部队在交战前陷入恐慌状态。特别是最后的战斗,其艰难程度是难以让人想象的,大到师旅团,小到小队,大部分是执行现有阵地抵抗苏军的进攻。无法预计后方派来的增援,仍誓死到底,将武士气节和浓厚的日本民族优秀传统发扬光大,新编尚不熟练的部队将‘唯命必从’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随着战况越来越紧迫,部队士气愈加高涨,这是精神发挥作用的最佳证明。其次,与“特攻”相比,战斗不仅仅是防御,而且有着悲凉的本质。这些最前线的守备部队在开战后大部分死于苏军的空袭强攻。兵力弱小的中(小)队无一在战前放弃阵地,也无一士兵离队。将“唯命必从”发挥到极致 ,为效忠天皇而挣扎在死亡线上毫无价值的死去。

3、胜哄要塞战斗

1945815日至25日,苏军向胜哄山阵地发射了7000多吨重型炸弹,致使山容变形。面对优势的苏军,关东军虽发挥帝国军人精神,但已无法阻挡。日军大部隐藏在胜哄山地下要塞及附近阵地,胜哄筑垒地域各抵抗枢纽部残敌的抵抗更加顽强。苏军为尽快肃清残敌结束战斗,在该地域集结“第106筑垒地域部队和独立炮兵第223旅,随后又调来独立炮兵第34100营。 ”为摧毁敌人的火力据点,还出动两个轰炸航空兵师协同作战,对各支撑点进行周期性轰炸,至825日,苏军已摧毁敌永备工事82处,日军在无力反击的情况下,苏军突击队逐个肃清了各支撑点和防御枢纽部的日军。胜哄要塞的战斗共持续了19天。

胜哄山之战日、苏两军军力配置:

“关东军第783大队兵员:650名(另有突击队、监视哨、义勇队在内的751人),小迫击炮4门;24厘米榴弹炮2门;步兵炮1门;75毫米山炮10门;机关枪10挺;中迫击炮1门。 ”

“苏第25集团军兵力(仅东宁正面的兵力):狙击6个师团;战车3个旅团;机械化部队9个旅团;阵地守备7个旅团;火炮1669门(含火箭炮);战车和自行火炮266辆。 ”

开战第一天,苏军对第一国境守备队的各个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而日军仅有榴弹炮2门,山炮10门,迫击炮(中、小)5门,且弹药很少,要用于激战,一门也不能应战。 

翌日,由于雾大,胜哄阵地东山顶上苏军的侦察小队二三十名人员,已踏上了日军的阵地,被日军消防的一等兵发现后,向战斗指挥所下达了向苏侦察小队攻击的命令。遭到意外袭击后苏军侦查小队向苏境内撤退,在撤退的过程中大部分被日军阻击手射杀,只有少数人趁雾逃生。随后几天,苏军加强了对日军阵地的炮击,同时将大批机械化部队投入了战斗,一直向西开进。日军则尽量破坏道路和桥梁,并且在街道左右的平地上挖战壕,以延缓苏军西进。出乎日军意料的是,苏军并不准备与当面阵地的日军过于纠缠,而是打算迂回偷袭中国东北纵深。

813日中午开始,苏军开始组织力量攻打日军前沿阵地,其兵力超过当面日军十倍,装备更是精良。日军只能凭借其地势,在苏军进攻到山腰时突然开火,对苏军的先头部队进行阻击。后续的苏军也遭到日军射杀,死伤过半。苏军尽管损失很大,但并不甘心。傍晚时分,苏军沿山间同一路线,集中优势兵力发起总攻,经激战攻占了日军前沿阵地。14日,苏军一个步兵大队约1000余人,开始向荣山阵地方向移动。日军在苏军靠近时抵近射杀,在清晨仅3分钟的战斗中就使苏军伤亡过半,死伤了500余人,其士气更加旺盛。

当日晚上,日军通信班通知当地守军必须于翌日中午克服一切困难收听重要广播,即日本天皇颁布的《终战诏书》。15日,苏军为报复昨日所受的重创,投入了更多重型武器,使进攻的规模达到了顶峰。日军不甘示弱,也运用最大限度的炮火杀伤苏军。两军鏖战至傍晚,苏军攻势稍缓,日军死伤惨重。当日中午日军要求必须收听的广播,由于激战通信兵没有时间去收听,还以为是日本政府号召为国捐躯,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因此没有收听到《停战诏书》,继续进行顽抗。

16日中午,苏军对日军阵地只进行了零星炮击,日落时,日军组织尖刀队,冒死冲入苏军阵地,但未获得明显战果。17日,苏军停止炮击,并派遣军使持文书日、俄、英、汉四国文字的劝降书走向胜哄阵地,通知日军:日本天皇已颁发《终战诏书》 ,关东军已经投降,并责问当面日军为何仍旧顽抗,命令日军必须于翌日上午9点派一将一兵作为军使到第三渡河点,与苏军洽谈受降事宜,在此期间,苏军不再与日军作战。日军没有收听到15日的广播,认为天皇不可能用无线电下达停战命令,判定苏军可能是利用中国人采用的计谋,于是没有派军使与苏军接洽投降。从中午开始,苏军猛烈炮击日军阵地,日军在炮击开始前,已由18名见习士官组成一支敢死队进行出击。日军敢死队进攻的目标是:夺取并炸掉苏军前沿的炮位。半夜时,前沿山顶响起枪声,还响起数枚手榴弹的爆炸声,这只是瞬间的事情,大约一、两分钟就恢复了平静。敢死队在接近苏境内的101炮兵阵地时被发现,计划失败,全员战死。其后,该炮兵阵地在一个晚上都不断地实施攻击。以后的日、苏两军一直都处于拉锯的状态,互有伤亡,处于胶着状态,胜负未分。至824日,苏军为结束这种胶着状态,从间岛(延吉)的日军俘虏收容所中挑选高野贞夫中佐前往胜哄阵地传达停战命令,高野中佐被选上的原因是曾驻扎在东宁城子沟第12师团任职,在日军将校当中,是属于对第一国境守备队非常了解情况的人物。高野中佐虽然不愿意接受这项任务,但他想到停战以后可以少损失一些日本的官兵,而且也没有其他人更胜任此事,也就接受了这个重大任务。26日上午9时,高野中佐被苏军送到前线,然后佩戴日军参谋肩章,扛着白旗,独自前往胜哄阵地传达停战命令,要求日军于当日中午在阵地中央悬挂起白旗,排起五列纵队从阵地走出,其顺序是:伤兵、非战斗员、将校、下士官、士兵、军属。走出阵地的官兵,在地区队北门路上停止前进,并把武器集中一处。阵地内的所有设备不得移动、破坏、尽量放置原位。最初关东军第783大队长斋藤俊治大尉认为高野是苏军的密探,所幸有一位日军少尉曾在第3军司令部任会计官,认识高野,经过了好一番验查,证实了他的身份。高野将第3军司令部的命令和苏军的传达信同时交给了斋藤俊治大队长。斋藤俊治指示部队长,命令阵地的全体官兵集合,上刺刀,向天皇住地遥拜、缴械。826日,以斋藤俊治为首的901人 ,打着白旗从胜哄山地下工事走出,向苏军缴械投降。以后的几天,苏军不断清缴漏网日军军事人员,至830日东宁地区的残敌全部肃清。

三、东宁之战的主要特点

苏军针对日本关东军国境守备队制定了一个以关东军防御弱点为主要突击方向的多方面、多层次分进合击的作战部署。按照制定的统一部署,预先投入的先遣支队潜入东宁地区设伏,主力部队也随即隐蔽地进入出发阵地,对日军形成了战役的突然性,猝不及防。

远东战役是苏军在东宁地区最先实施突然袭击,本应最早结束战斗,但由于日本关东军未能接到停战诏书,进而使东宁地区作战拖延到830日,敌人才停止了抵抗。因此,东宁成为二战期间最后的战场。回顾整个战役,有如下五个特点:

一、战役的突然性。苏军以各种手段和措施,将部队设伏在国境沿线阵地,即部队的一切行动都是在夜间进行。而日军则以为苏军要完成进攻可能进入冬季,至少还需要23个月的时间。因此,当苏军突然发动进攻时,日本关东军指挥系统陷入一片混乱。 

二、战役的伪装性。苏军在战役前下达各种伪装措施命令,即边防军正常巡逻,牧民正常地在边境沿线放牧、割草、洗澡。昼间各种兵器均配置在专门的掩体并覆以伪装网,新到达的部队只许收报而不允许发报,整个国境线像平常一样安静,以此来麻痹敌人。

三、建立强大的先遣部队。为保障战役的顺利进行,各先遣支队对关东军筑垒地域迂回分割,扫平障碍,为不延误攻击朝鲜的日军,苏军提前向驻守在东宁的日军发起进攻。

四、抗联是苏军的向导。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用的重要情报直接配合了苏军作战,并发挥巨大作用。东北抗日联军其一部还被编入先遣支队,对苏军歼灭关东军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有利地提高了苏军的作战效能。

五、苏军由东宁进入朝鲜,截击了驻朝鲜和中国日军的退路,改变了战局。

19458月在苏军军管会主持下,东宁县在我国东北地区率先建立了地方民主政权,朝鲜也率先在亚洲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作者:王宗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