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东北抗日联军与东宁在内的东北人民在远东战役中的作用与贡献
日期:2015-07-28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41
     

远东战役是194588日至91日期间,苏联为履行《波茨坦协定》,由外贝加尔方面军和远东第1、第2方面军以及太平洋舰队、阿穆尔河区舰队和北太平洋区舰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和外蒙古(今蒙古国)军队的协同下,在八路军新四军和游击队以及包括东宁在的东北地区人民配合下,主要对在中国东北境内仍负隅顽抗的日本关东军,同时对在朝鲜北部、萨哈林岛(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的日本驻军,实施的一场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作战行动。苏联习惯称之为“远东战局”,中国学术界习惯上称之为“远东战役”。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国法西斯相继败降后,同盟国集团与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的日本法西斯进行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较量。为期24天的远东战役以日本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日军损失67.7万人,其中8.3万被击毙。苏军伤亡3.2万人。远东战役的胜利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崩溃,对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起到了促进的作用。此役堪称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乃至世界军事史上经典的“闪击战”战例之一。此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又一次重大胜利,是苏、中、朝三国军民长期共同浴血奋战的结果。特别是包括东宁人在内的东北抗日联军和东北抗联教导旅(又称苏联远东工农红军第88独立步兵旅,对外番号为8461步兵特别旅),在远东战役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特殊贡献。我们想借此机会,主要就这个问题做个发言和进行学术交流。不当和疏漏之处,恳请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特别是包括东宁在内的东北地区的专家学者不吝批评指正。

一、苏军出兵中国东北地区作战是远东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远东战役的主体部分,是远东战役的主战场。

以苏军为主体的此次远东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仗,其战役内涵不仅包括出兵中国东北地区,完成“消灭日本关东军、推翻伪满洲国、光复东北”的历史使命,而且还包括苏军的陆、海、空部队对库页岛(萨哈林岛)和朝鲜北部的进军,还包括在日本海对日本海军的打击、阻断以及在日本北部岛屿的登陆作战等。出兵中国东北地区作战与在其他地区的作战相比,就交战双方企图、交战双方兵力兵器对比、攻防难易程度等方面综合来看,显然前者的任务更艰巨些,也更重要些,是主战场。而中国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联教导旅和包括东宁在内的东北人民积极地参加了以苏联红军为主体而进行的远东战役,并在其中承担了重要的作战任务,发挥了重大作用,作出了特殊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功不可没。

二、东宁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地处东北边界,是兵家必争之地,东宁是日本侵略重要罪证之一——亚洲最大军事要塞所在地,东宁还是东北地区最后沦陷之地,打响远东战役第一枪之地,同时也是中国抗日战争暨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东宁是一座集多种重要元素于一体的不同寻常的县城,是承载有中国抗日战争暨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些重要标记的纪念地。

1931918日,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转移空前的经济危机,缓和国内矛盾,摆脱困境,在中国的东北地区精心策划和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的开端,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首次发生的妄图用武力重新瓜分世界的重大行动,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日本帝国主义妄图“速战速决”,变中国为它的独占殖民地,继而以中国为基地,再北进侵略苏联、南进侵占南洋群岛,最后称霸亚洲,称雄世界。

由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采取了“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加之西方列强在远东推行綏请政策,日本侵略者仅用了3个月便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侵华日军为了达到长期霸占中国东北并逐步实施扩大侵华和北侵苏联的战争计划,自1934年起,日本陆续在中国边境地区修筑了14处要塞阵地,长达1000多公里,其中以东宁要塞的规模最大。日本关东军逼迫中国劳工17万多人,历时多年,在东宁县构筑了正面宽约110公里,纵深约50公里的庞大的军事要塞。据《苏军远东战役资料汇编》记载,“东宁筑垒地域共筑有永备火力发射点402处、土木火力发射点511处,指挥观察所111处,掩蔽部100处,钢帽堡4处,火炮发射阵地79处,野战机场10处,反坦克壕455公里,兵工厂1座,弹药库79个,油库1座,物资库50座,给水站10余处,军队医院4座和军用道路长达800余公里。”其主体工程于1937年底竣工,配套和附属工程直至日军战败投降时也未能全部完成。这些主阵地共配备口径为240毫米的火炮10门、口径为300毫米的火炮8门,各自形成交叉交力网。阵地前沿设有反坦克壕,阵地之间战壕和交通壕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在地下要塞与地下要塞的平坦地带,设置了多道反坦克壕和梯形永备工事,重要的交通要道设置了碉堡。火器和兵力从前沿开始梯次配置。一线为地下要塞,配备有永备工事和永备大口径火炮发射阵地,二线为屯兵地和机动炮兵部队,三线是装甲坦克兵、骑兵和机动作战部队, 四线为后勤补给部队。日本在东宁要塞区内的驻军也最多,最多时驻有3个师团、1个旅团守备队、2个国境守备联队,总兵力达13万之多。

据《日本关东军》一书记载,“东宁筑垒地域在全国最大”。实际上,何止在伪满洲国最大,就是在亚洲乃至世界上都是最大的要塞群。有学者研究认为,日本关东军在中国边境上修筑的这条长达1000多公里的要塞群组成的防线,超过齐格菲、马其诺、曼纳海姆等世界著名防线,认为是“现代战争史上最长的防线。”而且,这些要塞群,尤其是东宁要塞,其功能是攻守兼备,而且主要是用来进攻和扩大战果以期达到进一步侵略扩张的目的而构筑的。它已成为连最无赖的日本右翼势力都无法抵赖也赖不掉的侵略罪行的铁证,是日本侵华和妄图北上侵略苏联的铁证。同时,东宁要塞也成了侵华日军残无人道地迫害中国人民,以及中国人民与侵华日军顽强斗争的铁证。东宁县文管所宋吉庆、毕玉芬前几年发表的题为《从东宁要塞几次劳工暴动,看关东军对劳工及特殊工人的奴役统治和残暴镇压》的专题调查报告,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东宁是东北地区最后一块沦陷地,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东宁人民顽抗不屈的抗争精神和不畏强敌的英雄气概。英雄的东宁人民,可敬可佩!

东宁还是远东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地。19458817时(莫斯科时间,东京时间为当日23时),苏联人民外交委员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苏大使左藤尚武,交给他一份苏联对日宣战书,宣布参加《波茨坦公告》,并当面宣布,鉴于日本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苏联从89日零时起同日本处于战争状态。苏联对日宣战,既是履行在雅尔塔会议上所承诺的在法西斯德国投降后23个月参加对日作战的国际义务,同时也是苏日两国之间矛盾不断加深和长期军事对峙的总爆发。

根据苏日双方史料记载证实,东宁是远东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地。8822时,(东京时间)即在苏联对日宣战前二个小时,苏军从苏联境内的戈连基前沿阵地突然向綏芬河北岸的东宁孖褡祃要塞及附近阵地发起约30分钟的炮击。2330分,苏军突击队和先遣大队前出到进攻出发阵地。89日零时前,苏军工兵团切断了沿中苏边界的铁丝网。89日零时刚过,苏军第39军即冒着大雨,避开位于正面的日本关东军的筑垒地域,从法捷耶夫卡地区越境向东宁挺进,揭开了远东战役的序幕。在苏军进入东宁时,已潜伏3年的常维轩等人和苏军取得了联系,并组织数千名群众手持红旗,将苏军后续部队迎进东宁街区,此后配合苏军在东宁一带歼灭日伪军残余势力。

关于苏军在东宁打响远东战役第一枪的情况,日本学者岛田俊彦在《日本关东军的覆灭》中写道:“856两日,在虎林方面的松阿察河地区,发生了苏军小部队的越境事件,在绥芬河正面,苏军部队调动频繁,但所有这些情况并没有被日方视为苏军将发动全面进攻的征兆。89日凌晨1时许,关东军总司令部接到驻牡丹江的第1方面军的电话报告:“东宁、绥芬河正面之敌已开始进攻!”实际上,从89日零时后,根据远东苏军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命令,后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1、第2方面军已从几个方面同时发起进攻,从关东军司令部接到报告的情况和日军某部队的详细的日志来看,从苏军回忆录来看,苏军确实是在东宁一带打响了远东战役的第一枪,揭开了远东战役的序幕。

东宁不仅有着打响远东战役第一枪之地的殊荣,而且还是中国抗日战争暨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89日午夜,苏军采取了出敌不意的闪击战法,以后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1方面军和远东第2方面军计百万大军越过中苏边境,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分三路向日军发动进攻。北路苏军与驻守庙沟要塞的日军、由鬼武五一少将指挥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32旅团展开激战,经7日苦战,苏军攻克庙沟要塞,独立混成第132旅团残部迅速向吉林方向撤退,被苏军追击至距东宁县城100多公里的老黑山七十二顶子处围歼。中路苏军在突破日军防线后,迅速攻入东宁县城,向牡丹江方向追击日军。而南路苏军本来是向勋山和胜洪山要塞攻击的。但由于要塞隐蔽性强,加之驻守要塞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32旅团第783大队与后方的通讯联系被苏军切断,以致苏军根本未发现这支部队,于是直接向中国境内追击日军而去。1945811日,当地农民张福忠发现岭东仍有日军,遂向驻扎在石门子的苏军报告了这一情况。1945812日,苏军第5集团军第17军会同第39军、机械化第10军另加强2个炮兵旅、2个独立炮兵营,在2个航空兵师的火力支援下,围攻东宁筑垒地域的日军,826日全歼日本守军2400余人,摧毁永备工事83处。但少数日军在地下永备工事的掩护下,一直顽抗到830日才缴械投降,成为日本815日正式宣布投降后的最后一批投降者。苏军干德拉多维奇在《最后一次战斗》一文中记述道:“这一切都是在1945830日发生的事情,在此之前,磨盘山也被我军光荣攻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次战斗就是这样结束的。”这就使东宁要塞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战场”。2005年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东宁要塞国际研讨会上,国内外二战老战士和专家学者就东宁是中国抗日战争暨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问题达成共识,中国中央电台国际频道(cctv-4)还就相关内容作了专题报道。东宁作为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最终胜利纪念地之一,将永载史册。

三、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联教导旅和东宁人民在对日最后决战即远东战役中的重要作用和特殊贡献。

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联教导旅(苏称苏联远东工农红军第88独立步兵旅,简称第88旅或国际旅),是远东战役的参战部队,不论在远东战役的准备、实施和收尾阶段,都出色地完成了所有具体军事任务,对确保远东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首先,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联教导旅的侦察活动,为远东战役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提供了重要依据。1940年底,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在苏联境内建立了南北野营的同时,就不断派遣“小部队”回到故土东北地区进行侦察和开展小规模的抗日游击活动。东北抗联教导旅成立后,为了最终消灭日本关东军,在伯力集中力量进行军政训练,从19428月至19455月,东北抗联教导旅“小部队”的侦察活动有所减少,但所派遣的“小部队”的“战略侦察”和“战术侦察”的目的和目标更加明确。特别是到194567月间,其侦察活动直接体现了“远东战役”的需要。抗联多批“小部队”多年的侦察活动,摸清了中国东北地区日军的军事部署情况和调动规律,绘制了详细的军事地图,为苏军出兵中国东北地区提供了重要的军事情报。同时,为了远东战役的需要,抗联教导旅做好了充分的战略、战术准备和组织领导准备。抗联老战士五一知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对抗联“小部队”的侦察活动给予了精辟概括和高度评价:“在军事情报中,我们对日寇17个筑垒区的军事意图,敌人沿边界线的一些军事设施,如码头、飞机场、飞机架数、机库数量、伪装情况,都能基本掌握。在经济情报中,我们对日寇在东北的重要军工厂、交通、矿山的规模、日军医院、多少病床,以及日寇对中国工人、农民的法西斯统治,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们还将东北的地理、地形与日军的兵力部署制成各类图表。总之,凡是对军事行动有重大影响的情报,都是我们侦察的项目。为此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时由我军供给苏军的各种情报,与苏军从各种渠道收集的情报一起,分门别类制成手册,连同标有敌人防御工事的地图,在19455月份发至苏军连以上军官手中,人手一册。苏军能在远东战场上,在极其艰难的地理条件下和广阔的区域内能够击破精锐的日本关东军防线,是同我抗日联军作出的贡献和牺牲分不开的。对此,苏联远东军总司令阿帕纳先科大将,曾十分激动地向周保中说:“感谢你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宝贵情报,佩服中国的英雄!”

 

据不完全统计,从1940年到19455月,东北抗日联军派出的小分队(含苏方派出的抗联侦察小部队)达30多支,侦察活动地区50多个县市,参加侦察活动的人员达300人次以上。其中,有相当部分抗日战士为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远东战役之所以在如此短时间获取如此辉煌战果,中国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联教导旅的周密侦察情报,功不可没。苏军越过苏边境后在东宁之所以进展顺利并获得不凡战绩,尤其能避开一些筑垒地区迅速前出和发现并歼灭曾被疏漏的躲在隐蔽的东宁个别要塞中的日军,与东宁人民提供可靠情报和积极配合,不无关系。

第二,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国际旅),属远东苏军第2方面军,派出的“先遣支队”(340人),好似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在“远东战役”中发挥了特殊作用,并付出了重大牺牲。

东北抗联教导旅旅长周保中在194567月间,连续参加了苏联远东红军司令部召集的各种军事会议,对苏联远东红军司令部的作战部署了如指掌并积极地进行了配合。在8月进行的“远东战役”中,他决定将他所率领的这支在苏联境内经过长期军政训练的、有战斗力的部队用在“刀刃”上。根据远东战役的统一部署,东北抗联教导旅首先派出340名指战员作为第一批先遣支队到苏军,进行了统一的军事训练。194588日苏联对日作战,有160人派到远东苏军第1方面军,有80人派到第2方面军,有100人派到外贝加尔方面军,作为先头部队,执行战斗任务。其特殊使命是,担任远东苏军出兵中国东北地区时的向导、翻译和突击队员,与发起远东战役的苏联红军进攻部队一起,对驻中国东北地区的日本关东军实施全面进攻。其作用好似一把锋利的“尖刀”,为苏联红军所公认。与此同时,由于任务特殊而艰巨,东北抗联教导旅先遣支队的牺牲也是惊人的。远东战役开始后仅20多天的时间里,我抗日联军派出的几批先遣支队,大部分都牺牲了,为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参见《周保中日记》和五一知回忆录)

 第三,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奉命空投到东北各地的“特遣部队”(计290人),好似投入敌人心脏的尖刀,与苏军多兵种协同作战,在远东战役中发挥了特殊作用,作出了特殊的贡献。19457月底,根据远东战役作战需要,抗日联军教导旅奉命派出290名指战员空降到东北各地。其中,“东满地区55人,松(花江)牡(丹江)地区65人,北满黑龙江地区90人,南满地区80人。”(见五一知回忆录)其任务主要有三:一是深入敌后进行战前侦察,为即将实施的远东战役提供尽可能详尽准确的情报;二是在远东战役进行过程中,搜集日军动态;三是配合实施远东战役的主力部队在敌人的心脏地带打击敌人。东北抗联空降部队在远东战役中发挥了特殊作用,作出了特殊的贡献。与此同时,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参加空降的先遣人员和其他先遣支队人员一样,大部分都牺牲了,幸存者寥寥无几。他们不畏强敌的英雄气概和特殊功绩,将永远载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册。

 第四,在中国东北内地坚持抗日斗争的抗联战士和包括东宁在内的东北人民,揭竿而起,以各种方式,积极配合苏军出兵东北,为东北的解放作出了历史贡献。194588日苏联宣布对日作战,出兵中国东北地区。在东北坚持斗争的抗联人员和在东北潜伏的地下工作者,以及受东北抗日联军影响的、包括东宁在内的东北各界爱国群众和社会团体,以各种形式纷纷行动起来,投入了推翻伪满洲国、消灭日本关东军和伪军的战斗,积极配合、支持和参加了苏联红军的战斗,为远东战役的迅速取胜做出了自己的一份历史贡献。

 第五,在远东战役的收尾阶段,东北抗日联军协同苏军攻占了东北地区的60多个大中城市,为巩固远东战役胜利成果和夺取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积极作用,做出了重要贡献。19458月中、下旬,随着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和日本关东军停止战斗,远东战局发生了变化。随苏军行动的东北抗联教导旅部队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东北抗联领导人周保中与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共同研究后决定:东北抗联教导旅主力部队将协助苏军维持东北占领区社会秩序和迅速肃清日伪残余势力的任务。为了方便工作起见,由东北抗日联军的干部分别担任各战略要点城市苏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的职务,并由苏联红军司令部正式下达了命令。东北抗日联军战略要地的中心点为12个,它们是:长春、哈尔滨、沈阳、吉林、延吉、齐齐哈尔、北安 、海伦、绥化、佳木斯、牡丹江和大连。每个中心点下属若干个中小战略点,共计60多个。在大的12个战略中心点,还分别建立了12个中共地区党委。这12个地区和党的负责人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王效明、姜信泰、王明贵、王钧、张光迪、陈雷、彭施鲁、金光侠、董崇斌,兼任各地区的苏军卫戍副司令。东北抗日联军尚幸存的400多位指战员,在周保中、李兆麟带领下共分四批,搭乘火车或飞机,分赴所分配的各自的岗位。在19459月初至10月期间,他们积极协助苏军肃清日伪残余势力,消灭反动武装,维护社会治安,作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们通过合法身份接收日伪政权,以及接管或进驻铁路、电台、公安局等要害部门,同时进行了建党、建军和建政工作,从而为尔后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综上所述,中国东北抗日联军特别是抗日联军教导旅和包括东宁在内的东北人民,在对日最后一战的远东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远东战役准备阶段,东北抗联“多批小部队”的侦察活动,为远东战役实施方案的制定,提供了重要依据。在战役进行过程中,东北抗联的先遣部队发挥了侦察、翻译和突击队的作用,特别是“空降”先遣部队,为敌后侦察、搜集情报和内线配合苏军的远东战役作战,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中国军队的独特作用。在远东战役的收尾阶段,东北抗日联军在协助苏军肃清日伪残余势力、打击反动武装和维护社会治安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而东宁作为东北地区的最后沦陷地,远东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地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见证了侵华日军的罪恶和中苏朝三国人民共同浴血奋战特别是对日最后一战的历史,并以自己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重要贡献,将与东北抗日联军一起,永载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册。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现在时间已步入21世纪。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旋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将与爱好和平和自由的各国人民一起,继承与发扬齐心协力共同反对法西斯侵略的光荣传统,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为捍卫二战胜利成果,为维护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和世界和平发展的大局,为防止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和历史悲剧重演,做出新的努力和更大的贡献。

                 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部研究员 彭训厚 刘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