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宁地下党组织遭敌破坏
日期:2015-07-27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41
     

1、沦陷前地下党组织发展概况

19262月,中共北满地方委员会成立(直属中央领导)。北满党组织以哈尔滨为中心,派人传播马列主义,揭露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的罪行,教育和提高人民群众的政治思想觉悟,为在中东铁路东段发展党的组织创建了条件。5月,建立了五站支部,发展党员5人。7月,北满地委派王纯一,苏子元到绥芬河与铁路支部接头,将铁路支部改组为绥宁特别支部党员发展到13人。

19277月,北满地委派延伯真,于明智(于若痴)7人先后在五站了,六站(绥阳),七站(细鳞河),小乌蛇沟和三岔口等地开展活动,发展党员9人,在三岔口建立了党的支部。

19307月,在东北的”朝共“解散后,根据共产国际”一国一党“制原则和共产国际政治局的12月提纲精神,以及中共中央的有关指示,中共满洲省委派出由省委委员廖如愿,省委少数民族运动委员会委员李振民,省委组织组织部秘书长陈德荣为巡视员组成的工作组,分别前往满洲各地巡视工作,在东宁审查了申请加入(转党)中国共产党组织的部分朝鲜共产主义者。并成立了东宁特支部。原由朝共领导的共青团员经审查合格的也转由东宁特别支部领导。东宁特别支部是北满特委领导的五个特别支部之一,所属两个支部,党员19人,负责人全哲山(朝鲜族)

在此期间,东宁地下党根据满洲省委”争取广大群众,团结在党的周围,领导群众的斗争,加强党的政治影响,壮大群众组织与斗争力量“的指示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发展了党团员,不断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满洲省委由沈阳迁到哈尔滨,加强对各地党组织的领导。随着抗日游击战争的开展,农村党组织有了很大发展。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将北满特委撤销,把城市中的党组织和农村中的党组织分开,设立了几个中心县委。同年12月,宁安中心县委成立,书记潘庆田领导东宁,宁安,穆棱,密山四县的党组织。东宁党组织负责人仍是全哲山。

19325月,中国国民救国军总部进驻东宁。中共地下党组织派到救国军的孟泾清,金大伦,贺俭平等同志随总部来到东宁,成立了一个党支部。李延禄向东满特委回报了在救国军中的工作和发展七名党员的情况。这时在吴义成的前防司令部里还有共产党员胡泽民任参谋长,陈翰章,王润成,杨阴南(后脱队)等人担任宣传工作。6月,中心县委从宁安迁到穆棱,改名为中共绥宁中心县委,仍领导上述四县和救国军内的党组织共44个支部,293名党员,其中东宁党员30名。8月,中共满洲省军委书记周保中退出自卫军,他为争取王德林坚持抗日也来到救国军,王德林聘他为总参谋长兼总参议。周保中领导救国军中的共产党员为争取救国军坚持抗日作了大量的深入细致的工作,团结同盟者,为实现抗日付出了很大努力。同月,自卫军总部老密山电台接收蒋介石“剿匪”密点,并委任李杜为吉林省司令长官,王德林为警备司令。这时,救国军中顽固派副总司令孔宪荣趁王德林不在之时撤销宣传队,并将共产党员金大伦,贺俭平等6人逮捕,后经李延禄设法营救,被释放后,他们离开了东宁。

9月,绥宁中心县委派全风来(化名申春山)到东宁整顿地下党组织,申春山从金哲山之手接管了东宁地下党组织的工作。到108日,整个党组织整顿工作完毕。申春山就任中共东宁区委书记,韩子清为组织委员,金凤国为宣传委员,全区已有党员30名,下属7个支部。

整顿之后为适应斗争需要党员之间实行单线联系,党的指示活动通报等有申春山先通知在三岔口的党员朴明学,在由朴明学通知李日新,李日新通知郑成三和安良(高安村共青团负责人),与老黑山支部联系则通过佛爷沟交通员李永浩。

不久,绥宁中心县委又派权律(原中心县委组织委员)到东宁接替韩子清组织委员。

10月,绥宁中心县委召开军事会议,主要是听取救国军内的党支部的汇报。会议决定要巩固救国军在东宁的抗日根据地,发动群众坚持抗日,并注意发展自己力量的任务。孟泾清回到东宁,秘密的召集救国军中的共产党员进行了传达。11月,绥宁中心县委在穆棱兴源镇召开紧急会议,指出形势危急。在敌人大举进攻下,一些救国军将领可能越界撤退到苏联,到那时抗日的责任将要全部由共产党人出面担负,因此,要求每个党员必须在精神上作好充分准备。由于估计到未来形势的恶化,为加强领导和指挥确定将中心县委移至绥芬河。

 12月底,不出所料日军由牡丹江方向沿中东铁路线向东进犯,在北边沿穆棱河向密山,虎林方向进犯,同时派一部向八面通,绥芬河方向进犯,从延吉向汪清县绥芬河大甸子的吴义成所部进攻。在敌人大举进攻时,救国军节节败退。刘万奎部在绥阳,关庆禄旅在绥芬河被缴械投敌。抗日力量受挫,根据地群众受到很大损失。

2、沦陷后地下党组织遭敌破坏情况

日军占领东宁第七天即1933316日,党组织变化很大。中共东宁区委从高安村转移到岭后北沟(新立村北),重新调配了干部,改变了联络信号。

与此同时,东宁区委的党员被日军和土匪杀害了十几名。全风来在三岔口已暴露身份,不久,由池革接替全风来的工作(全风来调到宽沟一带组建五,六站特支)4月,伪县公署成立便加紧搜捕党团成员和围剿游击队,此时,日伪还动用清乡会探听党组织和游击队的动向。5月,为统一领导东满,虎饶,绥宁党的工作,成立了吉东局(同年10月绥宁中心县委撤销)

随着抗日斗争的发展,敌人又加紧了对党组织的破坏。日伪军进入老黑山以后,被吉东局称为东宁优秀支部的中共老黑山支部也被破坏。有少数党团员叛变或逃走,党团员人数锐减。到19337月,东宁有中共党员37人,其中工人出身5人,其中大部分是农民。在这种情况下,迫切需要上级组织来人给予指导。因交通不便,关山阻隔,加之敌人严密封锁,东宁党组织经常和上级组织断绝联系,中心县委和吉东局也没能派人来巡视,抗日斗争处于异常困难之时,也未停止斗争活动。

这时,区委派全哲山到大甸子组织抗日游击队,活动于三道崴子,黑营,万宝湾,二道沟等地,一面向群众宣传抗日,一面袭击日军。

19342月,日伪加强东宁宪兵队,致使三岔口一带的党组织被破坏,东宁区委被迫转移到老黑山附近,继续领导老黑山地区人民的抗日斗争。

4月,东宁区委写信给吉东局,报告说东宁有党员20名,新发展了麻()蛇沟一个支部,请求吉东局来人巡视。

59日,吉东局在给省委的工作报告中称:东宁,密山已将近半年没有送去文件和得到详细报告。

6月,吉东局撤销,其所属组织归省委直接领导。

8月,全风来离开了宽沟,去珠河(尚志)。五、六站特别支部实际上处于无人领导状态。

同月,日伪又在全满对中共党团组织,抗日会成员进行大搜捕,致使东宁大部分基层党组织遭破坏或瓦解,一些党员与区委失去联系。党员李大新,郑成三等在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又同抗联周保中的部队接上关系,在周保中的指导下,继续组织抗日会,坚持同敌人斗争到底。

在艰苦的环境中,东宁党组织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时仍坚持斗争。1935年春,吉东特委成立,书记吴平(后由李范五接任)。这时东宁只有老黑山地区尚有党的基层支部,负责人黄根,金荣日,金英华等三人(朝鲜族)。东宁区委派黄根参加了老黑山的"朝鲜民会"(日伪操纵的群众组织),任理事兼文书。黄根利用这一有利条件,经常给游击队员和党的地下党工作人员开证明信,黄根还根据日伪军的活动安排,及时给游击队传送敌人活动情报,多次使日伪军"讨伐"扑空。敌怀疑有人泄密,指令叛徒崔文吾,金景日(朝鲜族)跟踪侦查,探知了黄根秘密和抗日爱国会会员名单。老黑山宪兵队随之逮捕了黄根和西老黑山村19名抗日爱国青年。在敌人严刑拷打下,黄根和爱国青年坚贞不屈,黄根牺牲于狱中,多数爱国青年被杀害。但东宁的抗日斗争仍持续不断并且日益激烈。被法西斯铁蹄践踏多年的人民群众,鼓起了斗争的勇气。东宁党组织在执行中共东满特委指示的同时,还开展了锄奸斗争,甚至用古老的私刑惩恶,除掉危害人民的败类,大得人心。与此同时,金荣日,金应烈,李擎天三人在老黑山一带不断发展成员,以中高()抗日联合会进行反满抗日,将日本势力驱逐出去,以夺回东北四省失地为目的。党组织领导人发表演说,宣讲号召,是处于低潮的群众抗日斗争有活跃起来了。日寇对这种局面惶惶不安,又利用汉奸,特务打入内部,将爱国志士逮捕和杀害。

1936年,李擎天担任中共老黑山地区的支部书记。这时党的活动非常艰难。党组织派李擎天打入"忠誓会",以工作人员身份和行医的名义作掩护,到老黑山,太平沟,万宝湾一带活动,借机摸清敌伪"讨伐"动向。但是,由于日伪在老黑山几乎天天搜捕,汉奸特务随处可见,百姓惶恐不安,人与人之间互有戒备,情况十分复杂。开展工作很困难,只有李擎天和张传福实行单线联系。在三十三枪沟伏击敌人的情报是李擎天送出的。

19373月,吉东党组织召开扩大会议,决定以道北特委为基础建立吉东省委(道南特委仍保留),书记宋一夫。19388月宋一夫叛变投敌,又使东宁区委和老黑山支部再次遭到破坏,群龙无首造成党员之间既不联系亦不知去向。于是,在同年12月,吉东党组织召开临时会议,决定改吉东省委员会为吉东省执行部,执行主席由周保中担任。这时虽与上级组织保持了联系,但基层组织没有发展党员,活动依然困难。19404月,吉东省委改选,周保中任省委书记,对东宁老根据地的党组织和抗日会等工作给予指导,并派抗联五军政委季清带一部分队伍进驻老黑山片底子一带活动。季清在与东宁区特委取得联系的同时,又帮助二道沟恢复了抗日会,并以此为根据地活动于绥宁地区。10月,在小寒葱河沟里恢复了道南特委,这时东宁党组织稍为有些缓充,继续领导东宁,宁安,汪清,珲春等地党组织开展工作。

东宁地下党组织自遭到几次严重破坏后,一直没有较大的发展。1937年以后日寇实行"治安肃正",在调动大批日伪军对抗联疯狂"围剿"的同时,对地下党进行残酷镇压。上级组织也同时遭破坏,使地下党失去领导和依靠,活动越来越困难。1940年入冬以后,李擎天见抗联的困难越来越多,敌人急于要消灭抗日武装,于是就以上山"劝降"为名,骗的敌人两次分别送到山上700份烟土(做医药用)30双胶鞋解困。后来敌人知道上当了,就包围了李擎天的家。李擎天在山上仍领导党员和群众的抗日斗争。1941年,日参谋本部实施关东军所谓"大演习""满洲国战时总动员",公布"战时统治法",大肆施展其法西斯统治。地下党和抗联的活动更加困难,同年7月,李擎天随抗联转移,在回家探望时,不幸被捕牺牲。

李擎天牺牲后,东宁党组织与上级组织,游击队全部断绝了联系。一直到19458月,整个东宁再未能建立起党的组织,但部分党员和抗日会会员及爱国群众的抗日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他们以坚定必胜的信念,大无畏的斗争精神,前赴后继,运用各种斗争方式,英勇地,长期地同敌人进行着殊死的斗争。他们坚信不疑:乌云蔽日难持久。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整个战争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