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将军在东宁抗日斗争
日期:2015-07-27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50
     

朝鲜沦陷后,英勇朝鲜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进行不去不绕饶的斗争。191931日在汉城爆发了反日大起义,震撼了日本的殖民统治。“三。一”起义失败了,但它唤起了人民的觉悟。许多人为寻找真理和摆脱残酷的殖民统治,纷纷越过鸭绿江、图门江,逃亡到我国东北地区。“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又把魔掌伸向我国东北。东北变成了第二个朝鲜,成为日本的一个殖民地。共同的命运把中朝人民紧紧联接在一起,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凶焰和成为亡国奴的悲惨遭遇,中朝人民并肩战斗,抗击共同的敌人长达14年。

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将军3岁时跟父亲来到吉林八道沟,在毓文中学毕业后致力于共青团工作。193112月,在明月沟会议上金日成首次提出关于建立中朝人民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19324月,金日成同志在安图组织宣传和发动群众,成立了一支抗日武装游击队,开展抗日救国活动。首先在安图、珲春、汪清、和龙建立抗日救国会、农民抗日自卫队,建立了地方人民政权。不久在罗子沟成立了抗日士兵委员会,影响扩大到东宁、宁安、穆棱等地,工人、农民积极响应投身于革命,反日武装力量不断扩大。自1933年至1935年间成功地开创了长白山抗日根据地,发展了党的组织,扩大了抗日救国会的力量。19352月,以金日成为首的组织了朝鲜祖国光复会,金日成任会长,会员遍及沿江两岸,声势浩大,使关东军大为恐慌,并给金日成取了个“虎”的代号。金日成经常率部在长白山及附近地区配合救国军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讨伐”,得到了老百姓有力支援,大大的鼓舞了中朝人民的抗日斗志。

王德林等部潜入苏联境地后,吴义成部尚未能攻克三岔口,部队士气沮丧,对吴不满。加之日本侵略者不断挑拨救国军和抗日游击队(朝鲜族游击队)首领之间的关系,企图使抗日游击队和救国军的关系重新处于交战前夕的隔阂状态。对此,敌随即加强了“消匪”工作。

在东宁沦陷前,金日成率40名游击队员配合东宁方面作战。王德林退入苏境后队员只剩下18人。由于间谍的挑拨制造了“金明山事件”,使抗日游击队和救国军刚刚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又付之东流了,出现了到处杀朝鲜人这一令亲者痛仇者恨的事情,还说什么朝鲜人是“日本的走狗”,是“老高丽共产党员”(朝鲜共产党员等等)。日本侵略者以此为良机,一方面造谣宣传“朝鲜人要夺取满洲”,共产党要解除救国军的武装;另一方面又指使“民生团”内的反动分子主张建立以“间岛朝鲜人自治区”和“朝鲜法定自治政府”为主要内容的朝鲜人间岛自治。他们放火烧毁中国民房,说那是朝鲜游击队干的。不久清乡会收买了盘踞在老黑山一带的土匪队长同山好,惨杀了李光别动队的全体队员。至此,抗日游击队白天不能行军,只能夜里行军,“不改善同救国军的关系,朝鲜人连气都不敢喘,更无法开展抗日斗争”。因此,如何把同救国军的敌对状态转变为同盟者友好关系,成为朝鲜共产主义者面临的刻不容缓的大事。

在继续抗日和进行革命斗争的生死攸关的时刻,金日成指出“只要共产主义者更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就能在促成联合战线方面实现大的转变”。于是,金日成为了同吴义成谈判取得成功,事先同潘(庆由)省委进行认真讨论,潘省委说:“中国人去还有把握,但朝鲜人去很难说服象吴义成那样自尊心强、偏见重的人”。潘省委还说:“要使吴司令和柴司令回心转意,就得抵制在他身边谋士的李青天的从中作崇”。

金日成不顾潘省委的劝阻,坚持去谈判,并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要去”。金认为李青天虽是反共分子,但也是朝鲜人,只要诚心据理说服之申深明大义就不会阻碍我们合作的,金和李也是老相识,在吉林开三府合并会议时,金和李多次交谈,金的父亲也和李很熟悉。

潘省委又说:“在这里熟不熟起什么作用?你以为那种人管什么熟不熟吗?再说吴义成又是个老顽固,没把握啊”。

金日成说:“在安图有说服于(芷山)司令的经验,只要面对现实,敢于和善于说服吴义成!”潘说:“你同于司令谈判的时候,不是刘本草在那里当参谋长吗?他是很好的后盾嘛”。金日成说:“那种后盾吴义成部队也有,陈翰章不是在那当秘书长吗?当参谋长的胡泽民也是地下工作人员”。

不久,陈翰章给金日成寄来一封要求给予大力支援的信信中说,靠他个人的力量解决同吴义成结成同盟的问题,恐会变成遥远的事,呼吁“只有金日成同志来或许才能解决问题,希望组织尽可能采取必要措施”。潘省委也知道这件事。

但潘省委还是劝说金日成同志“三思而行,稍不慎就会成为第二个李光”。潘省委这番话,使金日成深受感动,而金日成决心已定,一心想通过联合战线壮大武装力量,抗击日寇达到并实现复兴朝鲜之目的。因此,他对建立抗日联合战线充满信心和希望。

几天后,在汪清召集东满各县游击队代表开会,认真讨论了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会议的中心也是同救国军结盟问题。最后涉及到谈判人选,派谁去罗子沟与吴义成、柴世荣、史忠恒等救国军谈判呢?会上金日成有提出由他去的理由和促进谈判的意见。参会代表接受了他的主张和要求,认为金日成同志去罗子沟是适合人选,他汉语流畅,了解东北民众的风俗习惯,对东满地区情况熟悉等等。代表们要求金日成要带一百人左右警卫人员随行,金日成为会见吴义成也费了不少心,历尽周折。

金日成在去罗子沟之前亦做了充分准备,并认为要同吴义成进行谈判,首先要通过陈翰章、胡泽民等人了解实情,因陈翰章是吴义成的秘书长,他为人正直,深居简出,如果先与朝鲜人接触,可能引起误会。陈翰章曾是金日成兼管的共青团组织的成员,当年俩人又立过誓,如有不测陈翰章会冒着危险帮助金日成的。

对此,金日成去之前分别给陈、胡二人写信,接着致涵吴义成和柴世荣二人,说明了去罗子沟的宗旨,并在信函的落款人旁边又加盖了方形大印章。

当日,金日成骑着白马率领100多名队员向罗子沟进发,在抗日游击队进入罗子沟时,派传令兵到吴义成部队取得联系。

翌日,救国军通知同意谈判,这与陈翰章的担保起了很大作用。陈翰章收到金日成的信后,向吴义成已作了介绍,说:“我认识金队长,他是好人”。吴义成听了陈的话,问道:“他是共产党,你怎么熟悉他?莫非你也成了共产党?”

陈翰章回答说,我和金队长是老同学,很早就认识。

吴义成说:“既然他是你的同学,是好人,那就的见见面,共进午餐吧。”

出城迎接游击队的陈翰章把金日成引进到救国军指挥部。担负在谈判中辅佐金日成的赵东旭和传令兵李成林挎着盒子枪跟在陈翰章后面,指挥部里有很多是国民党系统的副官(吴义成蓄着长胡子,是个高傲的人,一般客来概不为礼,半躺在虎皮上谈话,喝茶)。今天他却很有礼貌地接待金日成。金日成说的第一句话是:“张学良的旧东北军有许多部队向日本投降了,吴司令的部队却走上了抗日道路,这是爱国壮举,我们表示高度的赞扬和钦佩”。

吴义成听了这番话,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叫副官端来一碗茶,说道:“我早就听说过金队长跟日本鬼子打扮打得很出色,这一切情况我都知道。哎,听说你带来的人都扛着一色新枪,能不能和我们的旧枪换几支?”

金日成认为,吴一面捧人,一面提出对方难以答复的要求,是以试探人心,并断定吴是酸甜苦辣都尝过的外交能手,胸有城府的人。金日成说:“用不着换,几支枪嘛,可以送给你们”。金日成十分爽快地接受了吴的要求。

吴义成捋了一下胡子,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问题:“你们的那个共产党是什么样的?陈翰章接着说共产党并不坏”。“哎,我可信不过,周保中也是共产党,不知他干什么,老是磨磨蹭蹭的,不中我的意(周保中已离开)。听说你们的共产党还捣毁了城隍庙,是吗?”

“那是坏人为给共产党栽脏,诬蔑我们,凭空捏造的欺骗宣传”。

吴义成:“那么,金队长也到城隍庙磕头吗?”

金日成:“不磕头,吴司令你磕头吗?”

吴义成:“不磕头。”

金日成:“我不磕头,吴司令也不磕头,不都一样吗?”

吴义成一边笑着,一边捋了一下胡子说:“听说你们共产党不分男女都睡在一床被子里,随便抢人家的财产,是这样吗?”

金日成:“那也是坏人编造的宣传。”

吴义成点了点头,又说:“你说的有理,正值国难深重,只顾自己过得好,那不是好人。”

谈话进行到这里,吴义成不再说戏弄的话了,而且交谈中称金日成为金司令了:“哈哈……,金司令想把我变成共产党吗?”

金日成:“我没有把吴司令变成共产党的意思,共产党可不是人家让干才干的。可是,我认为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就必须把力量联合起来。”

吴义成猛地挥了一下手臂说:“我们宁可单独干,决不同共产党合作。”

金日成:“力量不够用的时候实行合作,打日本鬼子,不更好吗?”

吴义成:“我可不想沾共产党的光。”

金日成:“人的前途谁能预测,说不定将来还会需要我们帮助呢。”

吴义成:“你这话说的在理,人的前途鬼也难测。我有件事想商请金司令。你想加入家家礼?我看,加入我们家家礼比加入共产党好……”

吴义成突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用双眼直盯着金日成的脸。金日成感到回答这句话对金日成来说确实有点进退两难。

因为家家礼是旧时期“青红帮”的组织。加入这个组织的人都要结拜为把兄弟,门第越高,权威越大。加入时要举行仪式,还要向先辈磕头,表示践行诺言的。

吴义成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使抗日游击队出乎预料之外,金日成此时沉静思索片刻:若拒绝,这次谈判可能流产,如果同意,就无异于被吴义成牵住了鼻子。此时金日成随机应变,暂作罢论,机智地哈哈笑着说,:“这么说,你是半拉子司令,不是完全的司令喽”?

吴义成定睛端详了金日成一阵,转换话题问金司令:“你喝酒吗?”

金日成:“喝是喝一点,只不过怕有失误影响抗日,想喝又不想喝。”

吴义成:“好拉,不难为你了,你们的共产党还不错。跟金司令,我是愿意合作的,就是怕受马克思的影响。”

金日成:“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无意搞共产党宣传,只搞抗日宣传。”

吴义成:“你们的共产党算是好共产党。可是,共产党解除了关营长部队的武装,是不对的。对那件事,金司令是怎么想的?”

金日成:“这还有什么好想的。那是失策中最严重的失策。因此,去年我们也对汪清别动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吴义成:“金日成真是公正的军事家。有些人说共产党做的事,样样都没有一点错的,这怎么可能呢?”

金日成:“共产主义者也是人,怎么会没有失误呢,有时我也有失误。这是因为我不是机器而是人!工作做多了,常有犯错的时候。因此,我们努力学习,不断提高思想修养。这样才能少犯错误嘛。”

吴义成:“说的对,无所事事的懒汉是不会有失误的,共产党确实做了很多工作,这一点我们也承认,总之,和金司令交谈很有意思。你襟怀坦白,能以心交心哪!”

吴义成用这番话把谈判告一段落,握住金日成的手说:“谈判成功是肯定的了。”他又乘兴说:“听说陈翰章是金司令的朋友,他用才学帮助我工作,没有他我就等于睁眼瞎了。”

接着吴义成又问金日成认不认识胡泽民,金日成担心吴产生误会,便回答说不认识。吴义成把胡泽民叫来热情地介绍这是金日成司令,互相认识认识吧。在闲情逸致之时,陈翰章对金日成说吴司令把自己的幕僚叫来见面,十分罕见,并有把握地说,可以相信谈判是成功的。

当日,金日成同吴义成酝酿救国军和抗日游击队就保持联系问题达成共识,双方认为,建立抗日部队联合办事处为常设机构,对保持两军联合行动方面,将是有好处的。

王润成被任命为办事处救国军方面代表,赵东旭(朝鲜族)被选为办事处抗日游击队方面代表,办事处设在罗子沟吴司令指挥部附近处。

这天,吴义成还张罗丰盛的午餐招待了金日成,陈翰章悄悄地告诉金日成说,这也是特殊待遇啊。

在午餐时,当谈到日军占领东北为话题时,吴义成就抖动着浓黑的眉毛,悲愤慷慨地说:“我们要把小日本打回老家去。”与此同时,他对同山好惨杀李光一事也表示愤慨。“那个同山好竟堕落成日本鬼子的帮凶。他杀害了金司令的部署,应该天诛地灭。在我们中华民族里面竟然有那种恶魔,确实是可耻的事情。金日成看出,吴义成虽在思想上没摆脱旧军阀习气,但抗日意识和救国热情特别强烈。如果论思想、论阶级、论民族,只枢局限性,就不能实现合作。

在同吴义成谈判获得成果之后,紧接着投入到柴世荣这支顽固的救国军势力加入抗日联合战线的工作。此时,陈翰章对金日成说:“吴司令不会变挂的,问题是柴司令,要设法把李青天赶走。柴司令的部队在数量上比吴多”。因此,金日成提出要先与李青天会面,以摸实情。李青天不但拒绝金日成的建议,反而煽动柴世荣解除金日成等随同人员的武装。李的这一奸计遭到柴世荣的反对,而柴的态度是既不会面,也不拒绝。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吴义成基干部队史忠恒旅置于抗日游击队影响之下,如果能说服史旅长,不但能巩固吴义成谈判的成果,还能直接影响到柴世荣所属部队。

金日成了解了史忠恒旅的构成,大都是出身贫苦。史忠恒九岁起在地主家当小猪倌,为了吃饭活命当了国军。原在王德林部下,他历经排长、连长、团长、旅长,是一个勇于作战的具体典型军人气质的人,于是,金日成带着胡泽民的介绍信,当日与史忠恒会面。

史忠恒说:“打日本鬼子的金队长来到我们的部队是件喜事”。“金队长的部队在同日军战斗中屡战屡胜,是朝鲜人的骄傲,也是东满人民的骄傲”……在此之前抗日游击队在夹皮沟、凉水泉子等多次战斗中给日军以沉重打击,这些事迹虽然没有报道,但在间岛地区已广泛传开了,令金日成欣慰的是史忠恒对这些战斗的始末和战果都很熟悉。

在团结友好的气氛中,金日成直言提出出兵攻打象东宁县城这样的边境重点城市,得到史忠恒的积极支持。史忠恒说:“我早就盼望在我们邻近能有一支象金队长这样强大的友军。从今天起,我们是亲兄弟。金队长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金队长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

谈判进展顺利。想当年,“五。三o暴动”和“万宝山事件”给朝中两个民族带来无谓的对立和流血,而如今朝中反满抗日力量已汇成一条不可抗拒的洪流,金日成与吴、史二人的谈判影响不断扩大,触动了柴世荣。就在这时,游击队姜同志把攻打东宁县城的目的写成了通俗易懂的诗歌<十进歌>,由此,柴世荣加入了该行列。

在罗子沟召开的有吴义成、史忠恒、柴世荣等救国军指挥员参加的联合会议上,金日成再次提出攻打东宁县城的建议,得到与会首领赞同,并制定了具体作战方案。

金日成为“光复祖国大业”和落实中共中央“一。二六”指示信提出的党在东北的战斗任务及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即联合战线的宗旨,使朝中两个民族撇开了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局限性。金日成同志确信“实现民族统一战线最重要的基础是主体的力量,不壮大这一力量,就不能同任何友军和友邦联合起来进行斗争”。他把这个道理作为座右铭,毕生为加强革命的主体进行了斗争,直至取得朝鲜革命的胜利。

作者:王宗仁  来源:《从旅顺到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