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70年:看中国的反法西斯贡献
日期:2015-08-03  发布人:admin  作者:   浏览量:33
     

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力量是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毛泽东同志所指出的:“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开辟最早、持续时间最长、结束最晚的一个主战场,成功地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称霸亚洲进而称霸世界的狂妄计划,有力地支援了盟国西欧、北非战场、苏德战场和远东太平洋战场的反法西斯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战场对日本法西斯力量的打击与牵制

中国开辟了最早、持续时间最长的反法西斯战场,是抗击和打败日本法西斯的主要战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中国是东方唯一抗击日本法西斯的国家。这一时期,美英等国的远东政策带有浓重的绥靖色彩,对日本侵华并未给予足够重视。美国史学家迈克尔•沙勒指出,当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在大多数美国人的心目中,中国仍旧是个抽象的概念。”“也许一年之内,国民政府就会被一个日本的傀儡政权所取代,那时全中国就会变成一个大满洲国了。”当时的中国基本上没有外援,独自承担了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重任。据统计,193810月,日本陆军总兵力为34个师团,其中朝鲜1个、中国东北8个、中国关内24个、日本本土仅1个。换句话说,日本陆军兵力的94%投入了中国战场。中国人民的顽强抵抗不仅打破了日本速战速决的侵华战略,而且形成了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互相呼应、内外夹击的全面抗战形势,迫使日本深陷中国战场无法自拔。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战场仍然抗击了日本在海外作战的大部分兵力,并且不断消耗着日军的有生力量,成为促使日本投降的决定性力量。从日本军力分布来看,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到日本无条件投降,日军在中国战场以陆军为主,在太平洋战场以海军为主,中美两国分别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抗击日军,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日本陆军总兵力为51个师团。其中日本本土4个、朝鲜2个、中国东北13个、中国关内22个、东南亚10个。这表明日本陆军近70%的兵力在中国战场作战。即使日本临近战败时向太平洋战场急剧增加陆军兵力(达到834791),但仍然不及中国战场的陆军总兵力(1049706)。由此可见,日本陆军主力一直在中国战场。此外,日本空军亦有1/3对中国作战,海军虽然全部投入太平洋战场,但其重要性远不及在日本军力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陆军。

总之,在东方反法西斯战场,中国军民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消灭、牵制了日军主力,成为打败日本法西斯的决定性力量。正如日本历史学家伊豆公夫所说:“日本帝国主义的失败和投降,是有很多原因的,其中绵延14(1931年算起)的中国人的民族解放斗争,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中国战场对反法西斯盟国的支援和配合

中国抗日战争不仅直接抵抗了日本绝大部分兵力,而且有力地支援了盟国其他战场,对盟国“先欧后亚”战略的实施以及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欧洲战场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西方主战场。盟国在二战期间的整体战略是“先欧后亚”或“先德后日”,因此需要摧毁德日军事协作,切断两国配合,分而歼之。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前,德国曾主张德意日三国间建立紧密的军事同盟,彼此承担政治、经济和军事援助义务,该同盟不仅针对苏联,而且针对美英等国。但是,由于日本深陷中国战场,专注对华战争,因此并未积极回应此提议。193991日,德国进攻波兰,日本立即发表声明:“帝国不拟参与这次欧洲战争,专注于解决中国事变。”二战期间,德日之间希望能够由日本实施西进,通过印度洋,实现德日在中东地区的会师,从而将欧洲战场和亚洲战场联系起来,协同作战。19423月,日本海军击败英国东方舰队,进入印度洋,大有和德国中东会师之势,然而由于日本陆军被牵制在中国,无法与海军保持同步,最终未能实现会师,形成军事协作。由此可见,中国战场的牵制是日本难以同德国达成军事协作的重要原因,也是盟国“先欧后亚”战略实施的重要保障。

苏德战场是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战场之一。苏联在对德作战的同时,需要其远东方面保持安定。如果日本实施北进政策,势必迫使苏联面临东西两线作战的压力。因此,中国战场在牵制日本方面意义重大。19387月的张鼓峰事件和19395月的诺门坎事件是日本北进的尝试,由于日本陆军主力投入中国战场,对苏作战兵力严重不足,所以逐渐放弃北进意图。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曾电示驻日大使奥托:“用您所能运用的一切办法,希望努力使日本尽速参加对苏作战。”日本陆相东条英机和参谋总长杉山元否定了外相松冈洋右北进的主张,依据正是中日战争必须率先解决,否则无力抽调军队实施北进。由此,德日在苏德战争中实现两线夹击的构想落空。得益于中国战场在牵制日军方面的贡献,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果断地作出了远东地区精锐兵力西调、集中兵力对德作战的决策。

太平洋战场也是二战期间的重要战场。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一度在西南太平洋和印度洋取得海上优势,如果日本进一步侵略澳大利亚和印度,将动摇美英在太平洋战争中的防御底线。日本若攻占澳大利亚,将切断美国与西南太平洋交通线,甚至将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彻底割裂。如果日军进军印度,不仅会切断盟军的石油供应线,而且会导致盟军在中东的阵地全部崩溃。然而,由于中国坚持抗战,日军无法从中国战场上抽出更多兵力去加强太平洋战场。开战一年后,美军接连在中途岛、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取胜,完成了太平洋战场的战略转折。日本参谋本部认为,维持太平洋战场作战急需增加陆军,但由于中国的顽强抵抗,日本难以调出陆军增援太平洋战场。于是,日军从1942年起在中国战场的“扫荡”日趋频繁、残酷。但中国在战略反攻中打破了日本希望尽快结束侵华战争、抽调兵力增援太平洋战场的企图,为美英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取得战略主动权创造了条件。

对于中国战场的重要性,美国战时总统罗斯福曾经如此评价:“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他们可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把这些地方打下来。他们并且可以一起冲向中东……和德国配合起来,举行一个大规模的夹击,在近东会师,把苏联完全隔离起来,吞并埃及,切断通过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线。”正是由于中国的全民族抗战,这种情景才没有变为现实。

历史已经证明,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不仅是打败日本法西斯的决定性力量,同时也支持和配合了盟国其他战场,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文章来源 半月谈网  作者系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 刘晓莉)